非洲新冠确诊病例破万 仅这2国未报告确诊病例
来源:非洲新冠确诊病例破万 仅这2国未报告确诊病例发稿时间:2020-04-07 21:01:43


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,他说“心情相当愉快、相当高兴,放下了顾虑、包袱。”

来之前,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,也做好了准备:实在不行,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,他不进城。

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“武汉西”收费站,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。

电话采访临末,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,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,“你们也辛苦,把我们武汉、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。”

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王彩霞说,“封城”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。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,很多地方买不到。”因此,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,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。

王彩霞个头不高,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,颇为干练。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,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,一个又一个细节,全程笑着,没有任何厌烦。

4月8日零点,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,第一辆小客车驶出“武汉西”高速路口。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

“武汉西”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,大概有三分之一。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,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。为了安全,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。

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,但在海南工作的她,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,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。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“人传人”,然后接着武汉宣布“封城”,她才觉得情况“非常严重”。